最大的骗局就是普拉提

“说实话,面试发的所有微博、信息、任何视频,我都不敢看。”20岁的张在一次减肥训练营中猝死,姑姑至今难掩悲痛。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等尸检报告出来,她打算走法律程序解决问题。但目前还没有联系到涉事公司。其提供给记者的朋友圈显示,事发后,工作人员仍在发布视频招生,配文“30天瘦20斤的女生出营,完美转型”。

减肥热潮催生了一个巨大的市场。相对于传统健身房,封闭式减肥营有“强制自律”的加持。随着肥胖率的增加和日益增长的身体焦虑,“健身房+宿舍+餐厅”的减肥训练营受到市场追捧。在Tik Tok和Aauto Quicker等短视频平台上,一些以减肥训练营名义注册的用户获得了数百万粉丝。

近日,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市面上的封闭式减肥训练营,由于城市消费水平和食宿条件不同,收费差别较大,一个月1000元到10000元不等,大部分是一个月。如果不到一个周期,每天的费用会更高。北京一些减肥训练营收费最高可达900元。

封闭式减肥训练营费用昂贵,野蛮生长下的虚假健康、虚假宣传投诉多,退费难成为最突出的问题,伤害更是屡见不鲜。如今,还在退款路上的倪鑫告诉记者,在训练营里,有氧运动每天将近五个小时。

“训练的最后一天,因为没有达到训练营承诺的体重,教练让我加100个鲍比跳。”在她提出自己有腱鞘炎后,她的训练改为深蹲。

减肥

训练营猝死半个月,涉事机构“隐形”

张把减肥提上日程,原因很简单——担心自己超重影响健康。7月15日入营,计划在哈尔滨360重量训练营集中减肥21天。

“7月30日上午,训练营负责人杜女士给我打电话,说孩子晕倒了。”听到这个消息,张的父母从家里出发,在路上接到了噩耗。孩子被送到医院时已无生命迹象。

“有人说360训练营都是打广告的。我们怎么知道?网上搜了一下,说不错,孩子就去训练了。结果半个月后就丢了性命。”张大妈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她已经报名了,交了4500元。

“孩子20岁了,下学期就大二了。”阿姨说,家人只好忍着心痛送孩子去尸检,正在等结果,预计要半个多月。但他们找不到哈尔滨360减肥训练营的人员,也无法通过其他渠道沟通。“他不接电话,或者不是360,还支支吾吾说什么都不懂。”

阿姨张说,事发当天涉事院校并没有倒闭,一直在招生。记者陆续采访后,公司连夜转移到其他地方。此后,360去掉了公司名称,更名为哈尔滨减肥训练营。

家属提供的朋友圈截图显示,“渡劫某360减肥训练营”7月31日发布招生视频,配文称“30天瘦20斤的女孩出营,完美转型”。此后又放出宣传视频,称“来训练营不瘦不好。你来了也瘦了。”“签约减肥,科学训练”等等。

张阿姨告诉记者,训练营官网公布的联系人是“360减肥训练营的渡劫”。记者根据官网联系方式在微信上搜索,昵称显示为“哈尔滨减肥训练营总部”,但添加好友申请未获通过。

8月13日,新京报记者拨通了训练营官网的电话。接电话的女子说,减肥训练营已经“黄”了,工作电话也改成了私人电话。之后记者继续询问张如何解决纠纷,她拒绝回答并挂断电话。

最大的骗局就是普拉提插图

哈尔滨360减肥训练营官网宣传。哈尔滨360减肥训练营官网宣传。

官网,记者查阅哈尔滨360减肥训练营,看到这是一个集减肥塑形为一体的培训中心。训练营总占地面积约4万平方米,是“哈尔滨市颇具影响力的运动减肥专业机构”。名单中有9名教练,他们的专长包括瑜伽和普拉提。

首页展示的“成功故事”显示,有同学42天瘦了30斤,72天瘦了80斤。

8月17日,记者试图通过网页在线咨询,该功能无法正常使用。

招揽顾客/客户

一个周期的费用是10000元,有的机构打广告说要减250斤。

在减肥热潮的催生下,训练营模式正在悄然流行。

新京报记者在网站、短视频等平台浏览发现,训练营招募广告并不少见。一些以减肥训练营名义注册的用户获得了数百万粉丝。

目前受地域、住宿等因素影响,不同机构的减肥训练营价格相差较大。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减肥训练营往往以一个月为一个周期,如果不到一个周期,每天的费用更高。在一些二三线城市,一个月的减肥训练营费用可以低至2000元,包吃住,但大部分都在5000元以上。

记者通过网页搜索减肥训练营看到,前五个链接都是广告,其中“减肥巅峰”占据了第一和第五的位置。记者问他训练营减肥的情况,匹克减肥工作人员发来链接。其中,减肥案例显示,有人在1120小时内从440斤减到190斤,“狂减250斤,打破减肥吉尼斯纪录”。

据峰峰减肥的工作人员介绍,北京是训练营最早的基地之一,28天收费19800元。

微信截图。

记者注意到,这些机构主要是在短时间内宣传“抛肉”的效果。

一家名为减肥达人的减肥训练营的工作人员说,小基数减肥,28天一个周期大概能瘦10到15公斤,两个周期能瘦25到30公斤。以北京为例。根据住宿条件不同,优惠约为9800元和15800元。根据其提供的价目表,一个周期原价最高24800元。培训日期不足28天的,每天费用900元。

采访中,沈阳乐瘦减肥训练营客服听完记者的身高体重后,立马表示“一个月可以瘦15斤”。原价8800,活动价5800一个月,包吃住。入营前需要体检,包括血常规、尿常规、心电图、b超等。但当记者询问营地教练资质时,对方并未给出明确回答。

快速甩肉噱头十足,但减肥训练营硬宣传的背后,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光鲜。

8月17日,新京报记者以减肥训练营、减肥训练营为关键词搜索。黑猫投诉平台有40多起投诉,其中30多起涉及“巅峰减肥训练营”。

“200多人的训练营一共5、6个教练,一个人管理几十个人。”前几天刚在东莞结束减肥训练的倪鑫告诉新京报记者,她一个月前加入了匹克减肥训练营,进行为期28天的训练,花费5980元。一个周期下来,没有达到训练营承诺的最低减肥标准。

倪鑫签的协议中,目标承诺“训练营期间学员体重至少下降5%,约5.5斤。”她告诉记者,工作人员说可以帮她减肥10% ~ 15%,但“签合同的时候发现并不是销售额的10% ~ 15%。”但由于他的主要目标是塑造自己,对方表示会合理安排训练,倪鑫带着130斤的妹妹加入了训练营。

进入营地后,她发现他们的训练和饮食没有什么区别。

受访者供图。受访者供图。

“教练让我和博比一起跳,100。但是我进营的时候告诉他,我手腕有腱鞘炎。”倪鑫说,在训练的最后一天,因为没有达到训练营承诺的体重,她被教练要求多练100个“波比跳(一种需要手腕支撑的运动)”。在此之前,她一天已经做了100个这样的动作。

“主要是我手腕不好。”倪鑫质疑后,教练把接下来的训练改成了深蹲。

根据倪鑫签订的服务协议,乙方为上海峰峰运动科技有限公司,是峰峰减肥品牌及减肥技术和管理系统的拥有者,学生患病/受伤史信息显示为“右手腕腱鞘炎”。

此后,减肥失败的倪鑫寻求退款。

“他们只愿意以后延长训练时间或者保留(训练名额)。但是我没有那么多时间从江西到东莞。过去的一个月我没有工作。我像苦行僧一样跑到这里训练吃饭,连最起码的标准都没有达到。我没时间在这里耗费精力。”倪鑫认为,28天,从饮食到运动指导,训练营没有达到承诺的标准,但对方不同意退款。

倪鑫提供的合同中,训练营的权利义务显示,如果在协议有效期内无法实现承诺的减肥目标,训练营将在协议期满后的28天内继续为学员免费提供训练营项目服务,直至实现承诺目标。如果28天后仍未达到承诺目标,训练营将退还学员为此协议支付的所有费用。

混乱

6小时运动,饿着肚子睡觉,“健康减肥”只是噱头?

一个月的经历,倪鑫更多说的是减肥训练营。

“把我们每天想吃的东西标出来,说有营养师来配,但是去吃的时候菜单会变。”她告诉记者,减肥训练营里有个专门的APP,比如早上APP写的带肉炒米粉,结果发现是白馒头。肉很少,主要是鸡胸肉,从来没有牛肉和虾。鸡腿5元一个,需要自己买。

“魔鬼训练”也成了倪鑫口中的槽点:有氧运动一天将近五个小时,教练让她在训练的最后一天控水。起床后她要锻炼腹部空,不能喝水,跑步后称重。

“在进入营地之前,我们将进行系统的运动风险评估、体能评估和医学检查,以确保教练对学生的健康状况了如指掌,”她在手机上保存的宣传页上写道。倪鑫入营前,按要求花了200元左右做了一次体检,但训练营并没有收到体检报告。我在营地过敏。向教练汇报后,对方说让她“网上买点药。”

体重220斤的齐顺(化名)也报名参加了今年的巅峰减肥训练营,因为她觉得自己很难瘦下来。她计划在江苏培训两个月,费用为11580元。他说他选择这个地方主要是因为在网上搜索看到一个比较靠前的排名,但是进营后发现实际情况和宣传中的“健康减肥”不一样,是节食减肥。

“每天都觉得饿,浑身无力。”他说每天锻炼6个小时左右,主要是跑步。

“那是让你又饿又瘦。每天吃蛋白质,能量太少。你饿得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坚持了一周,奇顺选择了退出,却被认定违约。经过一番投诉,她拿到了7000元的退款。

记者梳理黑猫的投诉看到,有学员表示入营前的高峰减肥宣传课程内容非常丰富,包括户外徒步、动感单车、游泳、篮球等活动。我去了之后,在跑步机上走了一整天,周围的人都在跑步机上走。

匹克减肥隶属于上海匹克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于2005年5月10日在上海体育学院成立。官网宣传“专注运动减肥16年,服务学生11万,基地数100+”。

企业调查显示,上海巅峰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元,所属集团为巅峰减肥,成员企业36家。该公司是三起司法案件的被告,其中两起涉及服务合同纠纷和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原告撤回了投诉。

8月16日,新京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致电匹克减肥官网。接线人员说,目前训练营分高端和经济型两种。一个周期收费万元以上的都是高端的,以小班授课为主。经济基础有300人左右。对于网上投诉,该工作人员表示,“可能是因为一些缺点,无法避免投诉。”

其中,他说基地对体检的要求非常严格。至于训练计划基本都是跑步,不同学员训练没有区别,说明训练以低强度运动为主,根据身体基础安排课程。对于有过关节损伤的同学,会安排一对一的私教,不会跟着一起上团体课。课程将每天每周更新。

“这里不管是哪个地区,都是严格审核的,每周的配餐表都要拿出来给学生。如有分歧,将追究到底。”该工作人员表示,学生餐桌会提前公开,分为三个不同的类别,供不同身体状况的学生食用。

此外,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训练营的感冒发烧可以处理,其他问题要去医院。教练资质方面,大部分是直接从体育院校毕业生中招聘,然后在上海基地培训。只有通过考试,他们才能成为基地的教练。

8月17日,记者辗转联系了专门处理投诉的匹克减肥客服,得到了与上述工作人员相同的回答。据说退款一般会在1到10个工作日到账。至于不同意退款的情况,往往是因为学生不配合管理。如果没有达到承诺的减肥目标,可以延长训练期。对于课程单一与声称不符的投诉,她解释说,部分学生运动基础较弱,需要通过跑步逐渐提高心肺功能后再进行高强度训练。

入坑

对教练资质没有强制性要求,“退费难”成为投诉重灾区。

新京报记者发现,各大减肥训练营官网、微信官方账号,往往都宣称科学减肥,宣传页面上不乏基数较大的减肥成功案例。

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家尚未对健身行业从业人员的资质做出强制性要求,但市场已经达成一定共识。更规范的健身机构会要求教练有一些证书和资质。健身教练国家职业资格认证和国家体育局颁发的等级健身教练证书相对认可,NASM、ACSM、NSCA、ACE等一些国际机构颁发的证书也有较高的认可度。

鉴于健身教练的入职资格,记者以应聘教练的名义,随机咨询了一家减肥训练营。工作人员询问了记者的工作经历和专业知识后,并没有询问资质,只是想检查一下身体条件。记者查看了另一个减肥训练营的招聘页面,看到教练要求的是体育相关专业。

“很多胖子都希望有一个军事化管理,全封闭的状态,这样就可以听从命令去运动训练。”小姚,从事健身教练工作5年多,曾是国家二级运动员。他说,封闭式减肥训练营在饮食、运动、休息的管理上会非常严格,但这是追求短期效果。长此以往,减脂训练营的回头率会很高。

按照小姚的说法,减肥不当会对身体造成很多风险,甚至危及生命。比如运动训练不当会导致横纹肌溶解、关节脱位、肌肉损伤、腰椎、膝盖等损伤,饮食不当会导致激素水平紊乱,引发一系列代谢性疾病。另外,对于大基数减肥的人来说,由于体重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范围,他们的下半身关节往往会出现问题。如果他们一开始就做跳跃等暴力动作,膝盖很容易受损。减脂越快,身体压力越大,尤其是女性。因为生理特点等原因,减脂周期很长,不能保证你一个月就达到某个点。

记者梳理公开报道发现,减肥训练营被曝出学生死亡事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2014年,刚刚高考完的沈阳17岁女孩张婉婷,参加了沈阳格林豪森英派斯健身俱乐部组织的减肥夏令营。游泳训练后,他突然摔倒,被送往医院。他再也没有醒来。公开报道显示,健身俱乐部被质疑的5名工作人员中,只有1人持有教练证,其他4人都不具备教练资格,也不具备医疗急救技能。在训练营指导学生的李,因为没有资格,竟然被聘为泳池清洁工。

2015年8月,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认定,涉案会所未尽到对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张婉婷的教育管理责任,应承担主要赔偿责任。法院一审判决被告沈阳格林豪森英派斯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支付原告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48.4万余元。

时至今日,杭城变态减肥训练营真理子(化名)退费纠纷仍未解决,训练营已倒闭。“没人联系我们,老板也没回复,教练也辞职了。”

去年9月,在Tik Tok看到这个训练营的培训视频后,真理子报名参加了20多天的培训,费用为4600元。在几天的训练中,她感到全身酸痛无力,从跑步机上摔了下来。

“医生说由于不合理的剧烈运动导致关节积液,需要卧床休息,不能行走。”经过6天的训练,她并没有像营销人员承诺的那样瘦下来,选择了退出。教练说加强训练强度,少吃点。“我每天都不吃米饭和晚餐。如果你想通过节食减肥,为什么要去训练营?而这和训练营里说的合理减肥是不一致的。”

真理子告诉记者,她进入营地时没有进行身体检查。训练营只测了学员的身高体重,营地没有医务室。

“宣传上说酒店式住宿,带游泳池,没去。”有同学告诉记者,她交了12000元计划培训两个月,说有吃有住,进营后电费自己出。几天后,她因为家里有事请假了。虽然她签了保留课程的协议,但她和其他同学在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空的情况下,发现训练营在春节后已经人去楼空。

训练营已经搬空。受访者供图训练营已经搬家空。受访者供图

据记者查询,杭州蜕变减肥训练营的注册公司为杭州共享厨房餐饮有限公司,目前其备案网站蜕变减肥官网已无法打开。公司成立于2018年6月,三年内三次变更法人代表。2021年4月21日,其法定代表人由陈蝶衣变更为东丈。几名同学出示的转账凭证显示,课程款的收款人是“*蝶衣”。

记者采访时,在杭蜕变减肥训练营的退款群中,有36名像真理子一样的学员坚持维权。有的人半个月没上完课,有的人几个月,两三千元到几万不等。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Xi丽丽编辑王金玉校对茜茜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多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obangfit.com.cn/2776.html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